顾缺五

缺五,一个自我意识流娱乐型写手,也是一个长得不好看的coser。
瑞厨。
主产雷瑞,雷安,瑞嘉瑞,会打标签和防雷前言,爱你们

新坑D5,裘医,裘杰裘,杰佣,黄杰。

杂食动物,会打防雷前言,感谢理解

戴上爪子就宛如九级残障,拨不了发型拿不动面具带不上帽子

是木头 @來自日瑞瓦 很久很久之前给我画的哨向崽里的一个场景!!我俩都没有发过就拿出来假装我们还活着!!!更新了!

【第五人格】【裘医】The Butterfly Effect 01

第五人格同人
HPparo
cp是裘医,有一点杰佣,后续其他cp的话会标注
请自主避雷

即使魔法界的最大威胁神秘人已经被救世主先生给解决,还被载入了霍格沃茨魔法史的教科书,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魔法界已经变得非常安全,这一点身为圣芒戈治疗师的艾米丽·黛儿比谁都还要清楚,毕竟每天都要在圣芒戈听那群傲罗吹嘘自己和黑巫师战斗的英勇表现,想要不清楚都比较难。
更何况艾米丽在霍格沃茨就学期间关系比较好的朋友里有两个现在已经是远近闻名的优秀傲罗。

-“威廉·艾利斯先生,这个月你已经是第三次光顾圣芒戈了,你是想让我给你一个Relashio,然后让你安心在这里小住半个月吗?”

-“哦不,艾米丽,你是这里最好的治疗师!别说那么可怕的话!”

和其他巫师不同,艾米丽没有把自己的房产设置在偏远隐秘的庄园,而是购置在了伦敦麻瓜住宅区,并且迅速和周围邻居打好了关系,因此艾米丽时不时还能收到隔壁老婆婆烤的派,那味道比霍格沃茨的南瓜派好了不止一点点。

一如既往的结束圣芒戈的工作,艾米丽换掉了身上的巫师袍子,这样能让她走在麻瓜中间不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错综复杂的伦敦街道里,艾米丽选择了一条比较近的小巷回家,毕竟她可不怕什么流氓强盗,一个咒语就能搞定的事情。

——当然要是她知道这会让她接下来的日子不太好过的话,艾米丽大概不会选择非要在今天走这条小巷子回家。

如果在结束工作回家的必经之路上遇到一个浑身是伤的巫师,正常的人会有什么反应?
如果是个麻瓜的话他大概会给警局或者医院一个电话。
如果是个巫师的话或许他会联系圣芒戈。
而如果是个和傲罗很熟的巫师的话,大概会直接联系傲罗——因为这个人的装扮怎么看都不像是麻瓜,而是一个巫师,而且是个很危险的巫师,即使他现在已经奄奄一息。

艾米丽看着倒在巷子里的家伙,从他的身上闻到了很明显的血腥味,在不确定对方是否是个黑巫师的情况下,她并不想麻烦萨贝达和艾利斯,她悄悄的走近这个一动不动的人身边蹲下,试探性的伸出手掀开了他斗篷的兜帽,然后看到了刺眼的红发——好吧,或许更该关心一下他头上的血迹。

-“你真该庆幸我是个有职业道德的治疗师,先生。”

艾米丽做不到视而不见,这样把他丢下的话,他很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死亡,只好掏出魔杖给他做了应急处置,确保他就算放在这一晚上也不会变成尸体。
做完这些之后不想惹上麻烦的某位治疗师女士给这位先生拉好他的兜帽,拔腿离开了这条巷子,然后在圣芒戈忙碌的工作下把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

直到萨贝达带着一叠羊皮纸光顾圣芒戈。

这一叠通缉令贴在了圣芒戈的正门口,让来出勤的艾米丽一眼就看到了,照片上的红发青年对着镜头束了个中指——魔法界的照片会动这一点让这张通缉令的欠揍指数上升了不止一个百分点。

好吧,或许这并不是重点。
艾米丽感到有些头疼,这照片上的人,怎么看都像她在小巷里偶遇的那个“尸体”先生。

-“这个巫师叫做裘克,是个很危险的黑巫师,不过他最近因为追捕受了伤,考虑到他需要治疗所以可能会出现在圣芒戈,如果看到他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艾米丽小姐。”

奈布萨贝达在贴完最后一张通缉令之后这么告诉艾米丽,艾米丽只是点点头,只是一面之缘,姑娘更何况自己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才对。

这位女士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做Flag。

当艾米丽推开自己那间小洋房的大门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刚刚才在通缉令上看到的人的时候,安静的后退了一步把门关上。

-“我一定是工作太累了,这只是幻觉。”

然后自家大门从里面被打开,这位红头发的不速之客靠在门边看着艾米丽,然后开口向有些僵硬的艾米丽开口

-“别逃避现实姑娘,我宣布今天起我要先暂住在这里了。”

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艾米丽紧了紧手上的魔杖,思索着以自己的能力是否能逃脱。

-“我劝你别打什么小注意,姑娘,在你出手之前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不能抵抗,想和我打,至少让你的好同学威廉艾利斯或者奈布萨贝达来。”

一句话就说明了他已经把艾米丽的人际关系摸了个通透。

-“我只是借住几天,伤好了我自己会走,在这之前别做多余的事。”

-“……”
艾米丽回想起在圣芒戈时萨贝达说的话,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萨贝达先生,现在让猫头鹰给你送信请问还来得及么?

走啦去老师家偷小孩偷猫偷家长,连着老师一起偷啊! @三城木

【裘医】关于日常与非日常

交个党费
cp是裘医,有一点杰佣暗示
非常意识流还非常短
是我流裘医的相处模式

即使庄园没有和外界通讯的手段,庄园主也并没有无情到让参加游戏的求生者与世隔绝,所以每天早上在所以人醒来之后都会发现庄园大门处的邮箱里塞着一叠日报,这些报纸就成了求生者得知外界动态的唯一手段,当然也没有人无聊到去猜想送报纸的是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不是个人。

想想那群超出人类认知的监管者,大概也没有人无聊到会熬夜蹲在邮箱旁边看送报纸的是个什么东西。

艾米丽·黛儿,一个医生,多次参加这场求生游戏的前辈,在这个难得没有举行游戏的日子睡了个懒觉,早上醒来之后在洗漱收拾完自己的仪容之后走出房间,刚走进餐厅就听到了几位男士明显很兴奋的声音。

-“是世界杯!幸好今天心血来潮看了报纸,要不然就要错过了。”

说着没有哪个男人会讨厌足球然后这群精神饱满仿佛不会累的先生们从地下的仓库翻出了一颗球……至于那是什么球,因为脏兮兮的样子艾米丽并没有认出来,至少它是圆的,足以代替足球了。
对足球毫无兴趣的女士们则是享受着早茶,准备悠闲的渡过安稳的休息日。

如果在午睡的时候那颗球没有击穿艾米丽房间的窗户的话。

“先生们,我想你们的球门大概不是一开始就定在我的窗户上?”
在花园里踢球的男士们现在很整齐的在艾米丽的窗户前站成了一排,而受害者则站在窗前捂着额角,隐隐感到头痛。

最后在男士们手忙脚乱的一阵骚动之后,满地的碎玻璃和木屑被收拾了干净,擅长修复这些的艾玛则是表示明天从仓库找到备用的玻璃和木头之后就会来把窗户补上。

“放心吧艾米丽小姐,要是有小偷想趁着这个时候潜入你的房间,我们会把他摁在地上的!”

“艾利斯先生,我保证没有哪个小偷会潜进这种阴森的庄园,所以不需要先生们帮我看门了,请好好休息吧。”

裘克并不像他的两位同僚,总是光明正大的从正门去拜访求生者的庄园,探望他们的女儿或者恋人,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在半夜敲响自家恋人的窗户。
虽然今天他大概是没有敲响窗户的机会了,因为他发现艾米丽房间的窗户现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嘿,宝贝儿,你的窗户换了新设计?”

“不要在意先生,白天艾利斯先生他们踢球的时候不小心把我的窗户当做了球门而已。”

艾米丽已经习惯了这位算得上是自己恋人的监管者先生轻车熟路的翻窗爬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占领了自己的半张床铺。

“艾利斯……?ah——那个拿着橄榄球的皮小子。”

“裘克先生,没洗过澡之前别爬到我的床上——”

“是是——”

“还有,下次就不能从正门进来吗?你还真是喜欢翻窗户啊?”

“这样比较刺激?”

“我现在大喊一声有色狼我保证楼上的艾利斯先生和萨贝达先生会让您体验更刺激的。”

对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得有些伶牙俐齿的恋人裘克只撇撇嘴。

“你学坏了。”

“先生教的好。”

第二天午饭过后,还没出餐厅,艾米丽就被艾利斯拦了下来,然后递过来了一瓶蚊虫叮咬的膏药。

“这个季节蚊虫很多吧,都怪我们昨天踢坏了艾米丽小姐的窗户——”

“等等,先生?为什么我的窗户坏了会让您觉得我被蚊虫困扰了?”

坐在一旁的玛尔塔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用手指了指艾米丽的脖颈,因为衣领并不是很高,很明显的红痕昭示着昨晚留宿的恋人做了什么。

“哈……谢谢,艾利斯先生,不过我想这个蚊虫困扰的问题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有了。”

“?”

人活着就是为了吸吸稻草裘了,和专裘一起湖景村一日游

【雷瑞】《穿越之我的男友变成了石油王》←啊?

是雷瑞群周年活动抽梗的文
cp是阿拉伯富豪雷狮x穿越者瑞

但是我已经严重偏题了,请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在搬家的空闲时间激情摸鱼我们就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了!

确定没问题的话!

格瑞花了三个小时才整理好现状。

如果没有记错他三个小时之前还和金凯莉还有紫堂幻一起在寒冰湖附近刷怪,然后金不知道从哪个怪物的尸体上拿来了一个方形的晶体,没来得及阻止他让他别乱动不明来历的东西,就听到他说着
“格瑞你看这里有个像按键一样的东西。”
然后按下了按钮。

等自己回过神以后,周围环境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至少自己这几个月来对于赛场的了解,寒冰湖附近可没有这么大面积的沙漠好在调动原力之后,发现烈斩还可以正常的使用,比较麻烦的是附近并没有什么绿洲,没有水源的情况,就算再强处境也会变得很危险,格瑞确认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之后,把寻找水源和金他们定为了首要目的,然后定下一个方向后开始直线行走,好在他的运气不错,没有花多少时间就发现了一座修建的很豪华的建筑。

并不想深究是什么暴发户闲着没事在沙漠里建了个宫殿,确认墙壁没有什么障碍物之后纵身跃了上去,因为不清楚语言是否能沟通,货币也不一定通用,安静的潜进去“借一点”水和食物反倒不容易引起大的骚动,避开那些穿着奇特的侍女和随从对于格瑞来说太过简单,不过内部实在有些复杂,要找到厨房也不太简单,只好走进最近的房间看看。
看得出来这里的主人真的是个闲的没事做的暴发户,从房间的摆设认出来这是一间卧室,而且是大到多余的卧室,摆设的古董品和墙上的壁画都透露出了一种“我非常贵”的气息。
巨大的矮桌上的果盘里放着不少水果,在这种沙漠之中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来之不易,不过和自己并没有太多关系,反正这里的主人似乎钱多的没有地方花,拿走一点水果应该不会给他造成什么影响。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只手脚不干净是野猫?”

有点耳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但是直觉告诉格瑞即使声音很耳熟也不是什么好兆头,尤其是这个声音让自己觉得耳熟的原因是因为每次听到都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雷狮很少光顾自己这一座别墅,偶尔厌倦了城市的嘈杂打算到这边修身养性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卧室里有个衣着很奇特的少年——是的,少年。年纪算不上非常大,板着一张脸,手上的还拿着侍女们为了自己的到来而准备的水果,然后在自己出声后对方露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非常嫌弃的表情。

“雷……狮?”

格瑞的语气里带着少有的疑惑,据他所知,雷狮可从来不穿这种奇特的衣服到处乱晃,而且他也内衣拿着武器,这和他印象里的雷狮相差甚远,但是那张脸和那双眼睛实在太过相似,别说这又是什么奇怪的系统bug。

“哦?你认识我——可是我可不记得在有见过你,手脚不干净的野猫。”

“……”

至少说话不招人喜欢这一点和自己印象里的雷狮一模一样。

“别露出那么戒备的表情,不过一点水果而已,我还没有闲到为了这么点东西去报警,而且你似乎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不介意花点时间给你解答,看在你的眼睛很漂亮的份上。”

听完格瑞的问题之后雷狮笑的差点没有滚到床底下,要不是格瑞不像在撒谎,这个时候他估计已经联系了最近的精神病院,什么凹凸大赛原力武器,在这21世纪简直就像是中二病的奇妙幻想。

“你是说——你的世界里也有一个我?还是个宇宙海盗?”

“……”

虽然可以确定眼前的人和自己印象里的那个海盗不是一个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欠揍这一点完全和记忆里那个一模一样。

“你还在找人?我可以先借你一个房间——至于你在找的人,我会让人帮你留意的,比你像个没头苍蝇一样要有用的多,我保证。”

格瑞留在雷狮的别墅里的第三天就搞清楚了这个世界的雷狮到底是什么人,格瑞总结了很久语言除了钱多的没处花之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形容——一个靠石油发家,偶尔也做点黑心生意的富豪,听起来像是哪些网络上的小说里的男主角。
好在他人脉够广,要找金他们的确是比自己到处乱晃来的快,再加上没有元力的雷狮说实话来十个都不会有什么影响,格瑞也就安心的留了下来,然后在一段时间后他见到了这个世界的雷狮海盗团,同样服饰奇特的卡米尔和帕洛斯还有佩利,但是性格和自己认识的的并没有太大差别。

“哦——这个就是老大说的外星人?看上去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差别嘛。”

“佩利,凑那么近很没礼貌,而且你没看出来他已经想揍你了么。”

“看够了就快滚吧,让你们找人别在这儿摸鱼打诨。”

雷狮对于这个来历不明的自称外星人满意得很,脸长得很合自己心意,尤其是眼睛,没事儿的时候就会一直盯着格瑞看,眼神露骨到格瑞有点想把他扔出去,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眼神也让格瑞感到不自在,比如这所建筑里的侍女们。

“别推!那就是老板新的小情人么他真可爱!”

“什么小情人,听说老板可中意他了,指不定就是未来的女(?)主人!”

“给他穿上舞娘想衣服一定很合适!!”

这群姑娘大概生怕格瑞听不到,声音一个比一个还大,看着格瑞假装听不到但是额角隐隐有青筋暴跳的样子雷狮觉得非常有趣,然后给几个姑娘加了薪。

“格瑞,你找到了你要找的人,是不是就打算回去了,那个所谓的凹凸大赛?”

“是。”

没有任何的犹豫,格瑞眼神坚定的样子让他没有没有开口说出类似挽留对话来,毕竟他也拦不住,对方可是个明显战力1w+的外星人,雷狮可不觉得枪支弹药会有用。

“那边也有人在等我,我必须回去。”

难得的,格瑞开口做了解释。

“谁?”

“雷狮。”

没有多余的修饰和解释,雷狮也很快理解了他的意思,格瑞说的雷狮,大概就是那个同样是个外星人的海盗。

“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有点讨厌起“自己”来。”

“……”

“不过既然这个世界上有我,那就一定也有另一个你吧?那是我的了。”

格瑞开始有点想为这边的自己默哀。

而同时离阿拉伯非常远的某国男子高中宿舍里,散着银色长发的男孩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我是真的烦园丁拆我椅子,尤其是那种发现我配合做推演不打人很佛甚至就不修机当面拆起我椅子的全部放血死好么,空军开枪打我,或者谁拿板子砸我我都OK,反正就是不准碰我的椅子就算我不用来挂人也不准拆,谢谢。今天连续放血放死了三个园丁,然后被园丁骂了,讲道理,你拆我椅子我还要放你是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还有就是发现我玩杰克就换了园丁的,OK,你想杰园没问题我不介意你来我旁边皮但是TM别拆我椅子!

【第五人格】【裘杰裘】同性相斥(ABO设)Ⅰ

cp是裘杰裘
带一点蝶盲和空医

ABO设
裘杰裘是双A,蝶盲是AO,空医是AB

有点私设,庄园求生游戏输掉的并不是死亡而是被遣送会庄园强制参加下一轮,杀三放一走的也只能回到庄园不能算胜利,重复参加多轮之后依旧没有求生者达到完全胜利的条件,所以暂居庄园重复参加游戏中。

是个小学生流水账文笔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庄园的监管者包括美智子和瓦尔莱塔两位女性在内,全部都是alpha。

在这场赌上性命的逃生游戏中算不上什么秘密,只要是对信息素敏感的求生者,在游戏中都能嗅到他们身上传来给人一股寒意的信息素,好在庄园主为了游戏的公正性,给omega的参加者都分配了足够的抑制剂,这也是这场游戏为何如此吸引人的地方,只要赢的这场游戏,拿到奖金,昂贵的抑制剂就不再是问题,即使是omega,也能像beta或者alpha一样,追求自己的理想,不用在意周围的性别歧视。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对监管者的信息素毫无反应,即使有了抑制剂,也只能保证他们不会直接被引诱进入发情期,过于强大的alpha的味道,即使有抑制剂也难以抵抗,他们就是有这这样的魅力和实力。

海伦娜·亚当斯,一个眼睛看不到的omega,因为身体的不便和性别,一直被周围的人关照着,参加游戏以来一直在思索每次参加游戏时围绕在自己周身淡淡的樱花香味到底从何而来。

“艾玛,庄园里有种樱花么?”

“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这里除了一些树以外,就只有一些灌木,樱花还没有见过。”

“是……这样么?”
那么,总是萦绕在周围的樱花香气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杰克和裘克,在监管者阵容中算是两个极端,一个因为偶尔的绅士以及低沉的嗓音深受omega的参加者们的追捧,一个则因为永远无法从他手中溜走而被参加者们害怕着,因此两个人关系非常恶劣,裘克看不惯杰克惺惺作态的绅士样,杰克则像是回应他的敌意一般,对他也总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大概也可以算作是alpha的同性相斥。

美智子推开监管者居住的别庄大门的时候,正巧就碰上了他们两个又在互相嘲讽,刚刚从自己中意的omega身边回来的美智子并不想因为卷入他们无聊的争斗而影响自己好心情,从而选择了绕路而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用扇子半掩着面开口提醒到

“两位先生,要是可以的话,请收敛一下你们的信息素,就算在求生者的庄园都闻得到你们的味道了。”

裘克一开始也并不想和杰克每天进行这种无聊的吵架,但是对方总是轻描淡写的一脚踩在自己暴怒的边缘,然后就会变成现在这样

“杀三放一?真的以为那些求生者会因为这个感激你?你是把这里的规矩当玩笑么?”

“只要抓到三个人就是我的胜利,剩下一个想要怎么处置不都是我的自由?你管的太宽了,裘克。”

“别玩脱了害得我们给你收拾烂摊子就好。”

裘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不久之后自己会一语成谶,也没有想到因为这个烂摊子自己和杰克之间的关系会有如此之大的改变。

参加游戏多次的杰克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因为自己惯例的杀三放一的行为而引来这么大的麻烦,对于最后一个人没有下杀手导致对方有了反击的机会,一枪击中自己后从地窖逃走,因为距离过近,信号弹的热度灼伤的面积比自己想的还要大,好在已经成功将三个人送回来庄园,自己并没有输,一身狼狈的样子让自己回别庄的时候特意选择了后门,当然,要是他知道裘克这个时候正在后院维护保养他的火箭,杰克一定会选择走正门。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被求生者摁进炭盆里么?真是狼狈啊。”

“闭嘴吧,现在没有精力和你吵架。”
视野逐渐模糊的杰克最后听到的声音是裘克带着一点慌乱的声音,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即使红白色圆点相间的墙纸和枕头——如此没品味的布置,很明显只属于和自己关系不好的那个小丑。
脸上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摘了下来放在了床头,从脸侧一直延展到胸口的灼伤被很好的处理过,现在已经缠上了绷带,说实话并不是很想仔细思考是谁帮自己做的处理,自己为什么会在裘克的房间,在懊恼着要被嘲笑一阵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人却不是裘克,而是美智子。

“总算醒了,再不醒的话,那位医生小姐就要被裘克先生吓死了。”

“医生小姐……?”

美智子指了指杰克身上的绷带,然后指了指在角落抖得像筛子一样的女性——参赛者的艾米丽,是个医生,哪怕她打扮的总让人误会她是个护士。

“裘克跑去求生者居住的庄园把这位小姐请了过来——毕竟我们中间并没有擅长处理伤口的人。”

只是一句短短的解释就让杰克理解了现状,也清楚了为什么那位艾米丽小姐会抖得像个筛子,想必裘克请人是方式并不绅士。

“既然已经没事了,我就负责把医生小姐送回那边了。”

听到这句话艾米丽总算是松了口气,不管换成谁在晚饭时间推开门就看到一脸凶相的监管者,然后没有任何预兆就被拎起来强行带走还能保持冷静,挣扎了一路无果之后,自己看到了在求生者中分外受欢迎的那个alpha,杰克,身上的灼伤非常严重,衣物上残留的一点粉末让艾米丽很快察觉了这是玛尔塔的武器留下的伤,介于身后的小丑装扮的监管者威压是在是太过强烈,艾米丽只好开始着手处理伤口,取下面具后比起伤口,这位监管者的脸让艾米丽心跳差点漏了一拍,不太健康的肤色并不影响这位男士精致的脸,如果这幅样子让求生者那群沉迷杰克的omega看到,大概会更加疯狂吧。
常年累计的医疗知识和经验让艾米丽很快处理好了杰克的伤口,身后传来的压力终于也变少了不少,不过这位小丑先生只是留下一句他醒了你才能离开,转身走出了房间,留下艾米丽在角落瑟瑟发抖,直至杰克醒来之后和适时推开门的美智子的到来,才被这位身着东方服饰的监管者送回了求生者庄园。
临走之前艾米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给杰克留下了一句让他差点吃不下晚饭的话。

“杰克先生,希望你转告裘克先生,我知道他很担心你的伤势,但是,如果还有下次,请他对医生温柔一些。”
裘克?担心自己?
相比起杰克一脸的不信任,美智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然后低头和艾米丽耳语了一句让这两个感情迟钝的家伙继续磨吧,然后带着艾米丽离开了

等到裘克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杰克已经少了一开始的狼狈样,靠在自己的床上翻阅着书,察觉到自己的存在的时候,露出了一个讨人嫌的表情,裘克再次深刻感觉到自己和这个人永远合不来,然后把杰克轰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晚上趴会自己的被窝的裘克闻到枕头上传来的淡淡的玫瑰味儿差点没有把脸拧成一个放了半年的橙子。

“怎么全是那个讨人厌的味道,恶。”